篆字帛衣书中医《七十二禁方》

thum-7dde1633977816.jpg

本史料提供者李正先生,长期在澳洲行医。多年前,李正医生拜访南怀瑾先生时,讲到此《七十二禁方》,南老师鼓励他将此方及来历等提供出来,将来公之于世,供有缘者研究,造福社会。今机缘成熟,特公开之。并特别向李正医生、谈医生等传承此方的前辈们致敬!

禁方,即秘密的医方。例如《史记•扁鹊仓公传》:“我有禁方,年老,欲传与公,公毋泄。”

周鸿飞 点校

首方,五根

胡麻、茄、菅、菰、扁豆

诸病急重,以病位之五行方位断量度。

胡麻乃胡果之上品,香气馥郁,肥人。根消痈疽,入肝经,为厥阴之要药,治诸癫妄转筋,夜梦惊恐,小儿夜啼,久卧不起,目赤暴痛。

茄乃素蔬之上品,消痈疽,盖疮而溃。以此炭蒸鸡屎白、铁落等分,即起沉疴。根为少阴之圣药,诸中风右瘫左痪,非是物不得起。

菅乃野物,根色白而补肺也,亦统人一身之中焦,脾经之要药也,治食积酒风,内外伤血,引气喘急。

与桂附姜枣合,为神明之物;合丝瓜络、角针,为心包之圣物;而内督冲任二脉,为下品,久服消胃气,令肾阳不固,元精失散,而神不守。

菰乃水上品,消痈疽内外结毒。盖是物得水面之阴阳,而萌于寅时,生人之象也,味甘而补胃气,贯通膀胱,解消渴发斑,肠澼痔漏。根络会阴,引印堂,与附桂姜合,而抟一身之气汇注长强,久服轻身延年。

扁豆为谷物之上品,补五脏,久服明目,与桑椹合而为目之要方。根入肾经,夹肾俞,贯会阴,而上聚丹田,消痈疽,白浊下疳,喘嗽不止。

是方起三阴之沉疴,分而为五脏之引药,变方之首也。

次方,五子

决明子、庵闾子、五味子、山栀子、菟丝子

子乃二阳一阴之象,为阳中之阴,专治左右阴痪,目赤暴痛,咽喉不利,热痰拥塞,结胸喘嗽,通二便,除中焦之积热,救急之方也。

三方,五根五子

葛根、庵闾根、藤生毛梨根、桑根、蔓荆子、麻黄根、地肤子、莱菔子、葶苈子、蛇床子

根得地坤之阴,斯方二阳二阴之象,解肌腠之郁热,头痛项强,不思饮食,周身恒痒,妇人阴户吊痛,腰膝酸软,为救杂病之急方也。

四方,五藤

青藤、赤藤、黄藤、白藤、乌藤

藤主人一身经络,凡伤在肌骨筋膜督脉,皆具五藤之证。并内伤肝者,合脂胡麻根,余同。断伤骨折,以五藤榨去滓汁,搓烂,包絷断处;煮汤,疗痹,乃伤痛急候之圣方也。

五方,五仁

桃、枣、麻、杏、柏

仁乃兑卦之象,补诸虚脱急危之症,为补物之上品也。参芪补表而不补里,乃中品,其补在上焦;而三焦多宜宣泄,焉受得补乎?是方敛人一身之元精,和肝肾之气血,润周身之脉,杵为丸,蜜为衣,久服不老。合桂附姜、五根,治中风亡津,二便不通,一或失禁。入童溲,为丸,久服轻身,杀邪恶,不老,服数十年,不染百病。

六方,东方甲乙木青龙方

柴胡、麻黄、桂枝、杏仁、生姜、大枣、石膏、甘草

此乾龙在天之象,泄下焦之邪,和表里郁热之气,诸热病之首方。

七方,南方丙丁火朱雀方

姜黄、羌活、半夏、白术、茯苓、猪苓、乌药、沉香、厚朴

此方治郁热于心,泻太阳里水,肺金不敛,坎卦之象。

八方,中央戊己土玄机玉衡方

人参、白术、半夏、姜、枣、枳、甘草

脾气散精,而上归于肺,下输膀胱。诸药入胃,复转溢于脾。脾乃玉衡之官,术夏为枢机之药味,故立方多宜与之相使,无术夏则不成其方。

九方,西方庚辛金白虎方

石膏、厚朴、枳、知母、粳米、甘草

诸极于阳而汇曰阳明,积毒热邪颠盛危急之象,是方可骤见其功也。

十方,北方壬癸水玄武方

附子、龟板、鳖甲、术、杜若、芎、牛膝、细辛、甘草、生姜

此坤卦之象,专治诸阳不敛而阴竭,使督任冲三脉不守,久热烧燎不退,关节中风不利,早喘夜咳,咽喉肿痛,蕴热溷逆三焦,为天机五方之守方,不得卒用之。

十一方,督脉方

督脉总督一身之阳,证见身寒面白,头痛项强,喘嗽,四肢不温,营卫不和,太阳之阳邪滞留太阴,亡津液,阳痿不举,心悸而烦,风寒湿痹,肠虚泄泻,中风左瘫右痪。

鹿茸、乌头、乌药、姜黄、黄精、白头翁、白术、茯苓、甘草、生姜

右药,九蒸九晒,杵为泥,立冬后制丸,如梧子大,日进数丸,可避冬寒。

十二方,任脉方

龟板、鳖甲、芍药、术、夏、苏子、生姜

男子内绩七疝,女子带下瘕聚,骨蒸劳热,久无子嗣,皆任脉之证。右方立冬后制丸,如梧子大,日进数丸,并可轻身延年。

十三方,冲脉方

鳖甲、当归、芍药、沉香、丁香、木香、芜荑、瓜络、生姜

诸气逆上膺中,陷下腹,刺痛嗳气,皆任脉之病,右方一服可愈。

十四方,带脉方

生活蛇,入酒坛,泥封固,八十一日,杵为泥;取附子、当归、芍药、淫羊藿、芡实、槐实、牛膝、地黄、首乌,久蒸久晒,杵为泥,与蛇泥等分,为丸,治妇人月事不调,赤白带下,男子白浊,少腹冷痛。

十五方,阳维脉方

牛蛋 (六十四枚) 、白头翁、白及、白兔藿、芍药、白茄根、白蒿各久蒸久晒,为末,度十二方寸匕,合入牛蛋,杵烂,为丸,如梧子大。

十六方,阴维脉方

黄芪、菖蒲、地黄、细辛、术、石斛、巴戟天、肉苁蓉、茵陈

十七方,阳跷脉方

牡狗阴茎 (一具) 、牡丹根、吴茱萸、卫矛、牛膝、松萝、秦艽

各久蒸久晒,为末,度与阴茎等量,同杵为丸,如梧子大,日进数丸。

十八方,阴跷脉方

蟹盖 (一具) 、黍米、大黄、葶苈、五味子、半夏、狼毒、贯众

各久蒸久晒,度与蟹盖等量,同杵为丸,如梧子大,日进数丸。

十九方,补肝方

米仁、枣仁

二十方,泻肝方

青皮、芍药、柴胡

廿一方,温肝方

木香、肉桂、吴茱萸

廿二方,凉肝方

菊花、车前子、龙胆草

廿三方,引肝方

柴胡 (本经) 、川芎 (引上) 、青皮 (引下)

廿四方,补胆方

乌梅、木通、龙胆草

廿五方,泻胆方

青皮、柴胡、茵陈

廿六方,温胆方

半夏、生姜、附子、川芎

廿七方,凉胆方

黄连、竹叶

廿八方,引胆方

柴胡 (本经) 、川芎 (引上) 、青皮 (引下)

廿九方,补心方

枣仁、麦冬、远志

卅方,泻心方

贝母、黄连、玄胡索

卅一方,温心方

藿香、石菖蒲

卅二方,凉心方

竹叶、牛黄、牛砂、连翘

卅三方,引心方

独活、细辛

卅四方,补小肠方

牡蛎、石斛

卅五方,泻小肠方

葱白、紫苏、木通

卅六方,温小肠方

乌药、蘖木

卅七方,凉小肠方

黄芩、栝楼根

卅八方,引小肠方

白茅根 (本经) 、菰根 (引上) 、黄柏 (引下)

卅九方,补脾方

白术、黄芪、淫羊藿

四十方,泻脾方

石膏、枳、莱菔子

四十一方,温脾方

附子、姜、藿香

四十二方,凉脾方

玄明粉

四十三方,引脾方

升麻 (本经) 、芍药 (引上) 、白茅根 (引下)

四十四方,补胃方

术、莲子、半夏

四十五方,泻胃方

枳、朴硝

四十六方,温胃方

半夏、生姜、陈皮

四十七方,凉胃方

山栀、石斛、知母

四十八方,引胃方

白芷 (本经) 、葛根 (上行)、 石膏 (引下)

四十九方,补肺方

人参、五味子、百部

五十方,泻肺方

桑白皮、葶苈子、泽泻

五十一方,温肺方

细辛、姜、白茅根

五十二方,凉肺方

山栀、栝楼、黄芩

五十三方,引肺方

葱白 (本经) 、升麻 (引上) 、白芷 (引下)

五十四方,补大肠方

龙骨、莽草、百合

五十五方,泻大肠方

桃仁、苦参、石斛

五十六方,温大肠方

肉桂、吴茱萸、姜

五十七方,凉大肠方

槐花、地榆、黄芩

五十八方,引大肠方

藁本 (本经) 、羌活 (引上) 、黄柏 (引下)

五十九方,补肾方

芡实、附子、杜仲

六十方,泻肾方

菰根、牛萹、芫花

六十一方,温肾方

补骨脂、乌韭、沉香

六十二方,凉肾方

地骨皮、丹皮、黄柏

六十三方,引肾方

独活 (本经) 、肉桂 (引上) 、夏枯草 (引下)

六十四方,补膀胱方

续断、菖蒲、桔梗

六十五方,泻膀胱方

石膏、桂枝、猪苓

六十六方,温膀胱方

吴茱萸、雷丸、白及

六十七方,凉膀胱方

车前子、射干、黄柏

六十八方,引膀胱方

桂枝 (本经) 、升麻 (引上) 、芍药 (引下)

六十九方,幼科圣手方

干蟾皮、龟足干、白术、半夏、白头翁、白僵蚕、山茱萸

幼科杂病,病迟积为首。右药等分,为末,醋酒蜜炼丸,于立秋后,日进二丸,百病不生。幼病急重危证,惟蟾皮可以顿起沉疴重症,缓后以龟肉煮汤,可复元气。

七十方,金疮箭伤金丹

龙骨、石膏、白芷、术、硝

右药以童溲浸四十九日,阴干,研磨,备用。

七十一方,痈疮方

丹沙、石钟乳、角针、五倍子、蚤休、黄连、石膏

右药等分,为末,入马屎桶泡沉四十九日,倒去浮汁,取桶底末,打糊作饼,摊贴疮上;药泥炼蜜丸,如梧子大,重者五六丸,轻者三丸,可愈。

七十二方,白疽方

乌头、麻黄、地黄、角针、肉桂、干姜

右药等分,为末,入醋半桶,童溲半桶,浸四十九日,暴晒七日,不干再晒。诸阴疽,重者三匕,轻煮汤饮下一方寸匕;烂溃者,度患大小,醋调末,敷患上。

篆字本帛书《七十二禁方》多脱字,今本之传,已由先师赵璧真揣度古本之意而成。药中有辨药之根茎皮膜字样,因脱字甚多,故先师皆删之,以免误人。

然先师常言:“药不贵在用多,而趋以精到;至于补泻,乃至奇经八脉之方,皆须熟读《灵》《素》。”先师尝治一癫痫患儿,即以阳维脉方治之,一服药料即愈。故读是方,当审视归经、补泻、温凉之法。

自仲景之后,是方便有传人,然终难成其方。而仲景之方列六经,辨证精到,成一方而不变,盖不变则胜万变也。然是本禁方,定中有变,变中有定法,其引经更是绝妙之法。赵师用药每仅七八味,而方不过四五。余尝请教之。师曰:“人之病,无非任督冲带,故多变成方而难中肯綮也。”约仲景不变之意,今余证病方不过一二。申浦之地,湿困扰脾,易患虫积;市人多奔钱粮;近年倭寇滋事,世界不宁。余多用一方而愈诸疾,大槟榔、威灵仙、台乌药、雷丸、沉香,皆效如桴鼓。

先师在世之时,喜咀嚼槟榔。盖是药除鼓胀,消食下气,爽利五脏,驱蛊积之圣药耳。居高庙而难以觅得此货,今余也以枳实代之,亦不失良效。辄思《禁方》中无是药味,而枳一味用之,不啻为马郎之手。

先师常曰:“观药物之茎,而知其温凉。若枝杆方则性温热,枝圆而叶轮者寒,三叉者毒,对生者接骨,藤者四时青者接筋。伤重骤受者,以人尿与之饮;出血不止,脑浆涂出者,以人中白扑之。中风左瘫右痪者,以任脉方、督方、带脉轮番与之,无不中的。时疫初行,必见村间野草繁生,辄取是草煮食,亦为应时之变法也。”

先师尝阅是方,欲求溯其源,抉其微者,不少概见。盖是方之窔奥,非我辈而可以蔽之,必待来兹而可发隐耳。

高瘕庙上街周定康录。

添加新评论

  关于博主

有一点点强迫症,性格诡异,情绪复杂多变。 爱好健身、跑步,也喜欢听歌与阅读, 喜欢接触新鲜事物。 座右铭:活到老,学到老,生命在于运动!

  近期评论

青春就是用来追忆的,当你怀揣着它时,它一文不值,只有将它耗尽后,再回过头看,一切才有了意义,爱过我们的人和伤害过我们的人,都是我们青春存在的意义。

既然活着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所以,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我们应该珍惜生命,珍惜机会,更要珍惜那得之不易的时间。因那滴答做响的时间脚步,一旦走过,再不回头。

青春是一个充满魁力,充满诱惑的时代。好动是青春,好奇是青春,好玩是青春。玩世不恭更是青春,我们的一切切都是青春。

要先打败任何事情得先学会打败自己。

我会把每一次改变当做成长,哪怕是痛也值得。